加入
我们
投稿
反馈
评论 返回
顶部

内容字号: 默认 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 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一串红:国产花的逆袭

2019-05-15 12:40 出处:未知 人气: 评论(

董爱香团队自育出“奥运圣火”等17个新品种,打开了国产“一串红”育种的新局面。

“奥运圣火”

“奥圣九号”

“奥圣七号”

“奥圣五号”

“奥碧二号”

“奥碧三号”

本报记者 骆倩雯

世园会里的1200余种植物,有一批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国产植物。可开12种不同颜色花朵的“一串红”,是其中的明星品种。

“有17个‘一串红’品种盆花应用于世园小镇、北京馆内的展示,全部是我们自己研发的品种!”北京市园林科学研究院花卉研究所高级工程师董爱香很自豪,因为现在很多花卉公司用的“一串红”都是他们研发的品种。为了打破“一串红”的国外垄断,她的前辈及她的团队用了20多年。

在园艺界,中国已不再只是世界种质资源的提供者。随着自育花卉研究的发展,中国的植物自育品种逐渐被大量生产和应用。

花农家里的意外发现

从1990年亚运会之后,北京就开始研究“一串红”的引种选育工作。2002年,从中国农业大学植物营养专业毕业的董爱香一到单位,就跟着前辈进入“一串红”课题组,从此与“一串红”结下了不解之缘。

万寿菊、矮牵牛、“一串红”,这是做花卉花坛景观的“老三样”,是最常用的草花品种。“一串红”的花色鲜艳,观赏性好,又符合中国人对红色的喜好,是别的花卉不能取代的。但很长一段时间,各个花卉公司用的“一串红”选用的都是国外的品种。当时国内做“一串红”育种的特别少,国内种出来的开花晚,花开得高,不适合盆栽。国外引进的“一串红”品种开花早且整齐,一下子就受到了欢迎。只是这些“一串红”虽然观赏性好,但夏季耐热性差,景观效果不佳。

因此,课题组一直想找适合北京气候特点的“一串红”新品种,他们国外国内到处搜集“一串红”资源,拿回来自己引种、再育,做性状观测。

董爱香也经常全国各地跑。四五年前,她和课题组成员一起去了山西太原的一个花农家,走进“一串红”的种植地,董爱香一眼就看中了一株!

她至今还记得,那是一株特别的“一串红”,外观非常大,分枝能力很强,花也特别大,“别的可能就分10枝左右,它分了得有五六十枝,一看就是好材料!”董爱香他们征得同意后精心地把这株花从地里挖出来,当宝贝一样带回了北京。

简直是惊喜!他们通过测基因水平、测染色体性状等做了一系列分析后,发现这株“一串红”是一个花器官融合的多倍体材料,由花自身变异产生甚是罕见。

“一般的‘一串红’一朵花只有一个柱头两套花药,但这个变异株一朵花有三套花器官,这为培育大花的‘一串红’品种提供了很好的材料。”董爱香一直相信,多走多看,走的地儿多了,肯定能发现好东西。

大概在三年前,课题组成员有一天在试验地看到了一株“一串红”竟然不结种子。仔细观察后发现是花药不散粉,一直闭合着。把它放在显微镜下一看,课题组成员惊呆了,因为这株花的花药里面,根本没有花粉。大家赶紧研究分析,得出结论:这可能是一个雄性不育材料。成员们都兴奋了,因为有了它,就有可能培育出“一串红”F1代的种子来。“我们的目标就是生产‘一串红’的F1代种子,为此一直在苦苦寻找材料。”

所谓的F1代种子,是通过人工杂交出来的,其最大的特点就是高度整齐,观赏性非常好,优良特性不少。像万寿菊、矮牵牛等草花品种,都是通过人工杂交产生的F1代。

“一串红”本是自交的植物,没有F1代,所以其观赏性状不如有F1代的其他草花品种。董爱香和成员们这次很有信心,因为之前万寿菊F1代的产生,就是国外的团队发现了一株没有花粉的花药的材料,而后通过人工选育做成的,这个过程很类似。

果然,“一串红”的F1代顺利产生,育种开启了一个崭新时代。

“一串红”不再只有红色

培育“一串红”的良种,是董爱香的前辈一开始就在做的事。董爱香刚接触草花品种时难免好奇,慢慢做下去,发现越做越喜欢,经常遇到意想不到的惊喜。

“一串红”新品种选育,是一个较长的过程。育成一个新品种通常需要杂交选育6代以上,每年3季不停地开展杂交、选种工作。每年种下来的,要挑选最好的用来制种,留着来年再继续播种。而每年都要想方设法更新种子,因为如果年年都一样,种子的性能就逐渐退化了,自然没法选育出良种。

2008年前,董爱香和她的前辈在各个“一串红”的苗圃里搜集资料,看到不错的就拿回来做性状分析,再不断地进行培育、优化。“奥运圣火”就是那时候选育出来的良种,因为它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上被大面积使用,所以有了这个红火的名字。

以往国外的“一串红”品种,花期大概只能持续两个月,尤其到了夏天更短。而北京奥运会是在夏季举行,自育的“奥运圣火”的花期可以持续将近6个月,完全符合奥运会前后的景观布置要求。

还记得培育“奥运圣火”的夏天,董爱香和同事一到中午最热、最晒的时候,就“泡”在地里观察“一串红”的状态,一呆就是三四个小时。虽然戴着草帽,也擦了防晒霜,但紫外线实在太强了,董爱香被晒了一脸的黑斑,再也没消退。从那以后,她开始对紫外线过敏,现在和同事夏天再去地里总是全副武装,脸和胳膊都得包裹好,“我们宁愿热死也不敢再晒了!”

良种的培育,是个需要不断进行杂交的繁琐过程。董爱香他们发现“奥运圣火”花开得有点晚,就想着再优化。他们选了一个国外的品种和“奥运圣火”进行杂交,没想到,杂交出来的新品种不仅花开得早,而且抗性更好,枝株更紧凑,观赏性也进一步提升。这个品种就是后来花色更艳丽的“京妍”。

为了丰富“一串红”的花色,董爱香又选了国外的一个复色花卉和“奥运圣火”杂交。“国外的那个颜色太浅,想改进一下,同时又想看看复色的花卉和单色的杂交以后,花色分离会是一个什么情况。”每次进行杂交育种之前,董爱香的内心都充满了期待。

为了对“一串红”进行整个生长季的观测,为世园会的召开做好充分准备,董爱香几乎每星期都去一趟延庆。今年4月下旬距离世园会正式开幕还有几天时,董爱香又去了一次延庆,看到“一串红”待在温室里好好的,长势喜人,这才放心地回来。

董爱香总说,我国的花卉品种自主培育虽然起步晚,但再落后也要慢慢起步,必须做属于自己的东西。而育种本就是个积累的过程,对材料、方法、技术的积累。近些年,全国科研院所、企业、个人育种者经过不断努力,已经培育出很多优秀的花卉品种,“这开了一个好头,还需要继续坚持”。

董爱香团队根据市场需求,进一步优化了“一串红”的品种。考虑到花农在种植过程中需要打顶,必须把主枝的顶打了,侧枝才能生长,一株一株地打费时费力,对花农来说劳动量实在太大。团队找到了一种材料,可以让花农从此不用人工打顶,还能保证“一串红”的主枝和侧枝同时生长。

最近,董爱香团队在讨论继续丰富“一串红”的花色,红、白、紫、酒红等这些大色系都有了,“目前没有蓝色,也没有特别纯正的粉色,未来我们要实现更多别的花色,步步推进。”想到“一串红”和自主培育的草花品种的未来,董爱香信心满满。

科技之星

董爱香

北京市园林科学研究院花卉研究所高级工程师。自2002年以来,一直从事“一串红”的自育品种研究,相继培育出了“奥运圣火”“京妍”等17个良种。 目前,董爱香团队的“一串红”自育品种正在延庆的北京世界园艺博览会上展出。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更多文章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