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
我们
投稿
反馈
评论 返回
顶部

内容字号: 默认 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 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当看展成为假日生活

2019-05-15 09:46 出处:未知 人气: 评论(

5月5日,上海西岸艺术中心,参观者依次排队等候走入一家国际奢侈品牌的展览。

中国青年报 孔斯琪/摄

5月5日,上海西岸艺术中心,一家国际奢侈品牌展览现场的参观者。

中国青年报 孔斯琪/摄

中国青年报 孔斯琪 / 文

5月3日傍晚,距闭馆还有一小时,上海西岸艺术中心外依然挤满了前来看展的人群。这场国际奢侈品牌的展览采取预约制,但大部分观众这几天依然选择提前等在门外,涌入的人群很快就填满了排队围栏。有人在等待时间里阅读展览手册,许多年轻女孩则已经开始兴奋地拿出手机拍照——尽管还没看到幕布后的展品,这个展览空间本身对她们就足够有吸引力。

大学生马怡雯和杨慧婷是看了微信公众号的推荐来看这场展览的。“我们之前也经常在节假日去看展览,比如一些化妆品牌的‘快闪’展(临时搭建的展览),主要就是去体验一下、拍拍照。”杨慧婷说。

随着看展逐渐成为一种生活方式,像她们一样利用假期看展的年轻人也越来越多。

5月5日,上海西岸艺术中心,一家国际奢侈品牌展览现场,一名参观者在拥挤展厅中的一个角落拍照。

中国青年报 孔斯琪/摄

5月5日,上海西岸艺术中心,一家国际奢侈品牌展览现场,参观者观看品牌纪录片。

中国青年报 孔斯琪/摄

5月2日,北京798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年轻的参观者面对艺术家邱志杰的展览“寰宇全图”。

中国青年报 赵青/摄

5月5日,上海当代艺术中心,参观者观看欧洲当代艺术的代表人物、法国艺术家伊夫·克莱因的生平介绍。

中国青年报 孔斯琪/摄

从杭州专程来上海看展的护士葛姮麟则有些失望。她是在“五一”小长假期间来的,那时排队的人更多。最受欢迎的展区内可以现场制作金箔山茶花卡片,排队时间长达一两个小时。看到数十人的队伍,许多观众只在旁边的高台上拍张照片便匆匆离去。

葛姮麟6年前培养起看展览的兴趣,与那时相比,现在看展的人明显变多了。她说,这种变化对大众来说终归是件好事,“但下次我不会再选择去看这么热门的展览了。”

5月3日,在全国农业展览馆举行的艺术北京博览会上,一家艺术机构的工作人员在自家展区前。这家机构最初致力于欧洲古典家具的收集和经营,如今已扩展至古典油画、 版画、雕塑、古籍、水晶及银器等众多室内装饰品。展区正中墙上挂的一幅名为《赶集路上》的布面油画定价68万元。

中国青年报 赵青/摄

5月3日,艺术北京博览会上,作品《像花儿一样》(含48张相片及视频)吸引了不少参观者的目光。

中国青年报 赵青/摄

5月2日,艺术北京博览会上,观众在韩国艺术家李承九的作品展厅中分享照片。

中国青年报 程璨/摄

5月3日,艺术北京博览会上,一家艺术空间打折促销,参观者围在摊位前选购百年前的西方原版版画作品。

中国青年报 赵青/摄

5月2日,艺术北京博览会上,参观者在纽约佛瑞曼名家杰作展的展位旁休息。

中国青年报 程璨/摄

作为一家拥有14年历史的老牌艺术博览会,艺术北京在今年“五一”期间迎来了多达12万人次的参观者。艺博会的主要职能是艺术品买卖交易,但众多的参展机构和庞大的展品数量还是吸引了许多艺术爱好者和非专业观众前来一探究竟。

在观展的过程中,大众的艺术消费正持续升温。艺博会临近闭幕,一家艺术空间打折促销,参观者围在摊位前争相选购百年前的西方原版版画作品,从“只看不买”到尝试体验“收藏”的乐趣。艺术北京提供的数据显示,本次艺博会现场购买3件以上作品的买家比例增长了15%,设计品类中的家居产品、装饰性雕塑、珠宝最受青睐。

“近几年买票来看艺术北京的非专业观众数量在逐渐增加。”艺术北京展览部主管王子说,“我们每年选择在‘五一’期间举办,也是出于能让大众更容易接触艺术的考量。”

5月4日,浙江省桐乡市乌镇西栅露天影院前,4名女游客在英国艺术家安尼施·卡普尔的作品《双眩》前拍照留念。

中国青年报 孔斯琪/摄

5月4日,浙江省桐乡市乌镇西栅景区,参观者在聆听挪威艺术家雅娜·文德伦的声音装置作品《倾听小站》中播放的乌镇水下声音。

中国青年报 孔斯琪/摄

与此同时,在千里之外的江南水乡乌镇,一场特别的展览正在进行。从铺石广场到露天影院,乌镇西栅景区内悄悄摆满了艺术装置。游客只需在平时景区门票价格的基础上多付15元,就能与来自全球23个国家和地区的90件作品不期而遇。

声音、气味、雕塑、影像……每条古镇的小巷里,都可能藏着一件艺术品。“这个展览跟我们之前理解的完全不一样,可以说是颠覆了想象。”与家人一起从浙江衢州来乌镇游玩的廖炜说。

本次乌镇当代艺术邀请展主策展人冯博一说,乌镇不像大城市的美术馆或艺术机构,这里没有固定的观众群。尤其在“五一”小长假期间,对于许多普通游客来说,展览只是旅游线路的一部分。这就要求展览既要反映出艺术的探索和实验,又要考虑到作品能否被更多的观众理解和欣赏。

桐乡一所小学的美术老师沈永平在假期的最后一天专程来看乌镇艺术展。作为桐乡本地人,她觉得能在家乡看到来自世界各地艺术家的作品是件特别幸福的事。“虽然有几件作品看不懂,但有自己的理解就好。”她说,随着教育的发展,下一代的思维和层次也会提升,肯定会比现在的人看得更明白。

5月1日,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参观者观看欧洲当代艺术的代表人物伊夫·克莱因的作品《蓝色色粉》。

中国青年报 曲俊燕/摄

5月4日,乌镇西栅景区,参观者站在美国艺术家加里·希尔的影像作品《HanD, HearD》前。空间中,几近角落的墙面上是五个彩色录像画面。每个镜头角度固定,越过人物的肩膀;人物侧颜展露,专注地盯着自己的一只手掌,除了略微消极但有力的动作外,这些人只是凝视。偶尔,某个人物微微转头,仿佛在向观者致意。作品的英文标题中包含单词“一只耳朵”,意味着这是一个关于倾听的空间,作品却刻意沉默。

中国青年报 孔斯琪/摄

5月3日,上海摄影艺术中心,一名参观者在观看荷兰摄影师埃文·奥拉夫的展览。

中国青年报 曲俊燕/摄

5月2日,北京798艺术区,某国际汽车集团成立的文化空间内,年轻的参观者正在端详作品《昆虫之家》展示的一百多种昆虫。艺术家在一天之中,从房间的各处(包括窗台、捕虫器和角落缝隙)搜集昆虫的躯壳。这些躯壳展现了人类在居住范围内所能发现的所有虫类生命。在一个典型的人类住所内,几百种昆虫与人类共处,但是它们多不为人所知。

中国青年报 赵青/摄

5月2日,在全国农业展览馆举办的艺术北京博览会上,孩子在西班牙建筑师卡洛斯·戈麦斯的作品前涂鸦。据作者介绍,在活动结束后,工作人员将移除墙上的线,露出参观者绘制出的彩色空间,墙上图案的照片会发布在作者官网上。

中国青年报 程璨/摄

5月2日,北京798艺术区,喷绘并覆盖于某艺术空间外墙的壁画《798》是一幅叙述该艺术区的地图,吸引了众多游人和参观者驻足、留影。

中国青年报 赵青/摄

乌镇艺术展招募的志愿者大多来自桐乡当地或周边地区的职业高中或大学,很多人此前没有接触过艺术展览,桐乡一所职高的高三学生张冉冉就是其中之一。在她原本的想象中,艺术品都比较“科幻”,距离生活很遥远。她负责的区域展出了一位中国艺术家制作的2000条逼真的鲤鱼。平日餐桌上常见的美味出现在艺术展上,让张冉冉觉得很接地气。这次经历也使她萌生了以后去看更多展览的想法。

“五一”期间,与西栅景区相比,乌镇为此次艺术展专门开辟的主展区北栅丝厂和粮仓的人流明显少得多,当代艺术与普通游客的距离似乎依然遥远。正在香港大学攻读城市设计专业研究生的伍靖怡与父母来乌镇游玩,意外得知这场展览,却发现景区中的很多展品都很难找到,如果不提前做攻略,可能根本意识不到它们的存在。在她看来,艺术像是为了刺激旅游而进行的一种商业介入。

“不论如何,乌镇艺术展都是一次尝试,通过一种意外的方式让人们开始对当代艺术有了概念。”冯博一说。正如放置在西栅露天影院前的双面镜一样——那是英国艺术家安尼施·卡普尔的作品,光滑的金属镜面反射出乌镇的古老建筑和景色,也倒映着游客们惊奇的目光。

李峥苨 | 编辑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更多文章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